导航菜单

美元FOF的2.0时代:新GP每天都在敲美元LP的门,好的GP往往是双币种基金

2017年7月12日,青科集团主办的《第十一届中国基金合伙人峰会》如期在北京举行。峰会邀请知名和杰出的基金组织(FoF)、政府主导基金、上市公司、保险基金、私人银行、财富管理机构、富裕家庭和个人、风险投资/私募股权机构出席,深入探索国内外私募股权市场的发展趋势,分享最新的资产配置策略。

在“美元FOF 2.0时代”特别会议上,陈清尚高资本董事总经理、硅谷银行董事总经理张莉、亚当斯街合伙人郭益阳、共同基金资本中国区首席代表兼投资董事李乐毅、港湾投资合伙人董事总经理山李鸿一起进行了讨论。

以下是现场速记的投资界(微信账号:学究2012):

张莉:上高资本是一家长期的美元母公司。我们于2005年进入中国,主要投资于一些成长中的基金。迄今为止,中国已投资16亿美元,涉及各个行业,包括一些不同阶段的投资。我们以投资基金为主,后续投资和直接投资为辅。中国总部在上海,基金总部在纽约。

陈清:我是陈清,硅谷银行中国区总经理。硅谷银行是一个源自硅谷的创新平台。我们不仅有商业银行,还有母公司的直接投资基金和行业分析部门。今天我们谈论的是美元母公司基金。我们的母公司基金在美国有15年的历史,管理了8个母公司基金和3个直接投资基金,超过30亿美元。进入中国后,我们还成立了人民币母基金团队。我们有两种货币可以在中国投资。这两个队分别做出自己的决定。

郭益阳:我是亚当斯街合伙人在中国的合伙人。亚当斯街合伙人(Adams Street Partners)是美国一家相对较老的私募股权投资机构,有着40多年的历史。1979年,第一个母公司基金在世界范围内成立。20世纪90年代,我们开始研究中国的投资机会。2004年和2005年,我们进行了第一次基金投资。现在我们已经在中国投资了20多个全科医生,覆盖了风险投资和体育的所有领域。尤其是对于一些新品牌,一些新的方法和想法,被非常密切地跟随。

李乐毅:我是共同基金资本亚洲的首席代表。我们有大约40年的历史。从美国开始,现在有151亿美元。在中国的投资主要包括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我们主要投资于直接投资。我们还将做一些后续投资,并投资二级市场。

山李鸿:我是港务集团中国的负责人。港湾投资(HarbourVest Partners)是全球最大私募股权市场的母公司,基金管理规模约为500亿美元。有三个主要投资领域。一个是母公司基金,约350亿元人民币。有私募二级市场基金;还有常见的直接投资,如一些新兴中国人民币的母公司基金。根据市场的发展,我们不断创新,形成自己的投资模式。

事实上,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我们一直在亚洲和中国投资。北京成立于五年前。北京团队帮助中国基金投资,帮助全球私募股权二级市场,并共同直接投资中国。我们对整个行业进行宣传教育,并花大量时间与监管机构和金融机构沟通,帮助大家了解全球私募股权市场,从而帮助整个国内私募股权市场不断增长、规范和国际化,真正形成良好、长期稳定的资产类别。

美元在中国的演变和变化

张莉:首先,让我们来谈谈第一个话题,美元在中国的演变历史和变化。大约在2000年,私募股权投资在中国还是一个新事物。现在,在不到20年的时间里,我们的每一个合作伙伴都相信中国市场已经取得了非常迅速的发展,并且已经成为一个相对成熟的市场。可以说,在不到20年的时间里,我们走过了美国走过的30年或50年的道路。

问客人们,经过10多年和20年的发展,你们对中国的市场全科医生,尤其是美元全科医生有什么看法?

陈清:虽然我们的美元基金在过去两年投资相对较少,但我们一直在关注,人民币基金也在关注。近年来,我们都知道一个现象,市场有更多的钱。同时,我们也看到

山李鸿:在加入港湾投资合伙公司之前,我在一家投资银行工作了16年,当时也在美国的亚洲。事实上,在过去的20年里,从20世纪90年代的中国来看,现在可能只有一到两到数万人。就规模而言,它必须比美国快三倍。

例如,从具体的发展阶段来看,欧美的并购市场非常大,但在中国仍在兴起。一般来说,有几个点,从小到大,再到细。许多中国全科医生有数十人和数百人,但现在他们发现了表现最好的领域,相反,他们集中精力,做得最好。你仍然必须集中精力去做,并且做得最好。

第二是全科医生的价值,从挑选行业领导者到帮助创造行业领导者。现在市场已经改变了。有如此多的全科医生和全科医生,而良好的资产却如此之少,特别是在与科学技术相关的领域,突破和创新不断取得。在投资者的影响和支持下,他们是创造新产业的领导者。总的来说,全科医生的要求和你能带来的价值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十多年前,在中国的许多投资都是区域性的,例如亚洲乃至全球的非美国战略。在过去的五年里,我们已经发展成为中国,甚至是行业基金或基金集中在某个地区,这是一个更加集中的发展趋势。

就模型而言,许多最早的中国通用汽车是从美国模型中复制过来的,包括谷歌和亚马逊。然而,它们中越来越多是纯粹的本地风险资本。纯本地模式,尤其是mobike带来的效率是不同的,导致了许多纯本地创新。

在下一阶段,我们将符合国际标准。就人工智能而言,中国和国际社会将同时发展或互动。我们也可以看到投资明星,他们的风格和这些机会的变化。例如,三四年前,我更关注移动互联网。当移动互联网爆发时,小米也包括在内。最近一次网络热播是在朱啸虎。无论他是迪迪、OFO还是饥肠辘辘,这些项目都将表明他是一名当地企业家。他发现了当地的特点,可能比美国甚至国际领导人更有基础。当然,这些投资者在任何阶段都仍然是一个好投资者。

所以整个事情朝着越来越好的方向发展,仍然有很大的空间。成为一家百年老店并不容易。因此,未来十年将是检验中国整个体育产业的阶段。事实上,人事变动是最重要的。如果人事变动,他能创造这样一种可重复的投资模式吗?我认为中国还没有经历真正的考验。

陈清:谈到中国政府采购的变化,我可以看到一个现象,做得好的政府采购通常由两种货币完成,人民币和美元。我们在中国见过许多独角兽。几乎每只独角兽都有一只美元基金。

李乐毅:再加上两个方面,这些年对当地人来说是更多的机会。十年前,中国大家庭投资的基金都有美国团队。也许一个美国运动员来到中国,然后成立了一个中国队。在过去的五年里,它变得越来越本地化。这完全是当地的风投和私募股权基金。

第二,我经常去硅谷和我的中国同行交流。中国已经建立了工业基金,如阿里和美国联盟。为什么脸书和谷歌没有这么大的工业基金?因为发展不同,中国更注重互联网。大公司将会有这样的投资机会。这也是中国在未来十年左右将会看到更多机会的一个特征,这在美国和欧洲还没有出现。

郭益阳:至于工业基金,我还想补充一点,我们在互联网之外发现了很多工业基金,比如医疗等行业。今年有一项统计数据,特别是在a股上市公司,这些公司在过去两三年里筹集了近100只工业基金。这也是为了抓住一些机会。你会发现这个社会实际上发展得越来越快。很难支持垂直系统中的一些创新,也很难支持这些创新进入未来产业的发展方向。因此,对于一些成熟的企业来说,他利用投资创造一些上游和下游的协同效应,创建自己的生态圈,并捕捉一些在自己的系统中无法捕捉的创新。

然而,可能有许多企业会进入一些误解,所以仍然有很大的增长空间。在与中国全科医生、美国全科医生和欧洲全科医生沟通时,我发现中国全科医生非常勤奋,非常关注国际私募领域的一些新趋势和新方法。我对在中国投资感到非常自豪和兴奋,因为这种精神经常会感染我。

还有一件事中国全科医生仍然需要更多关注。这是筹资规模与自身能力的匹配。我认为许多中国全科医生会比外国全科医生更激进或更冲动。管理太多的基金不会得到很好的匹配,这将导致基金长期表现不佳。这对许多中国全科医生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提醒。

在过去的两年里,出现了一些新的战略和方向,也发现了一种趋势。最初,一些全球基金的中国团队成立了自己的中国基金,我认为这也反映了一种趋势。首先,中国有越来越多的机会。第二,中国发展非常快。要在投票委员会中通过所有这些决议并不容易。在全球基金中,中国在前一届政府采购中的比例一直是相对有限的投资比例。然而,事实上,中国的这一机会远不止是可以投资的钱。因此,许多这样的团队已经出来设立自己的基金,拥有更多的决策权和更多的子弹来更好地抓住这样的机会。

此外,越来越多的业内人士,包括在业内投资和经营的人士,都加入了私募领域,因为他们对通过投资创造良好的金融和产业回报的模式持乐观态度,这也是一个良好的发展方向。因为如果你对这个行业有深入的了解和大量的接触,它实际上可以帮助你进行更好的投资,并了解被投资企业的未来方向。

美元液化石油气关键投资策略和方向

张莉:讨论的第二个主题是目前美元液化石油气的关键投资策略和方向是什么?刚才,我还提到了很多中国全科医生。事实上,它已经发展了20年,发生了一些非常深刻的变化。作为一美元唱片,新的全科医生几乎每天都出现,每天都在敲美元唱片的门。面对如此多的机会和新的全科医生,我们应该如何选择?有任何陷阱可以避免。此外,英美烟草、一些由一些大型行业领袖支持的基金和工业基金也应该投资。我想邀请在座的客人就这个话题发表意见。

陈清:硅谷银行是基于硅谷银行的整个平台,无论是人民币还是美元基金,所以我们的投资策略一直是投资于早期技术创新基金。对于全科医生的选择有一个共识。人民币母公司的春天到了,美元母公司的春天到了。我们开玩笑说这是第二个春天了。我们基本上是早期基金或专用基金,然后是团队。

郭益阳:一些来自大型机构和较为成熟机构的骨干力量在大型机构接受了良好的培训,包括投资逻辑,包括投资后管理。他们已经看到有多少好企业被创建和投资。他们对这个项目的理解和判断可能是好的。因为他们是骨干,他们仍然处于事业的黄金时期,所以他们也很有动力,希望在行业中为自己创造良好的声誉。

中国是一个竞争非常激烈的市场,除非有特殊的争议,否则人们的判断不一定会有很大的差异。但是,就项目锁定而言,如何对这个企业有足够的影响,但又不要干涉太多,我们会考虑一些好的GP是成熟的,包括如何将一些利益和资源与一些大企业捆绑在一起。

李乐毅:共同基金资本是一个相对长期的投资者。起初我们和全科医生合作,希望有一个长期的合作关系。几年前,我们进行了调整,即在早期投资。例如,亚洲的一些基金分布在中国早期的风险投资中。大多数时候,我们都在观察人。我们判断,在过去几年里,全球首次公开募股市场需要一个结果并退出。

第二,中国有很多机会,它与一些全科医生的关系越来越深。作为LP,我们将选择后续拍摄或直接拍摄。作为LP,我们将对资金相对较高的项目与GP进行一些后续投资。

陈清:港湾投资(HarbourVest Partners)作为一个非常古老而庞大的母公司基金,多年来一直非常重视GP的成就。港湾投资有限公司是否在适应中国的背景下改变了目前的投资策略?

珊李鸿:我五年前才来到港湾合伙人公司。每个人都还说,成为港湾伙伴的全科医生似乎特别困难,不一定是件好事。我觉得我们的标准相对较高,要求很高。一般来说,很难实现新的全科医生。但事实上,中国也在内部教育上花了很多时间,包括中国整个体育市场发展的深度、广度和质量。我们在中国实际上已经形成了一个组合的概念,我们的组合应该不断改进和扩大。

随着中国市场的发展,你可以用组合的概念来选择如何配置中国的资产。中国的下一个节点,中国的周期非常快,在美国一个周期大约是78年,中国基本上是3年。然而,当我们进行组合时,我们希望看到整个市场的机会。从舞台上看,中国实际上越来越完美了。

陈清:美元母公司在中国的回报实际上相当可观。与世界其他地区相比,中国的回报率相对较高。最近,市场发生了一些变化。人民币低压已经开始激增,包括保险公司、地方政府引导基金、各种家庭办公室等。他们现在非常积极地做人民币的液化石油气,然后投资人民币的液化石油气,感觉我们的蛋糕被抢了。

美元母基金在这里。我认为有两种策略。一是筹集人民币资金,并将其投入人民币全科医生。这种双重货币操作也为通用汽车节省了一些良好的投资机会。另一种可能性是从中国机构筹集一些美元,并投资到海外。

单李鸿:美元母公司的人特别不愿意做人民币全科医生,但是现在大势已去,没有办法阻止。我仍然希望他能集中精力把事情做好。

首先,美元和人民币同时存在,但没有证据表明人民币全科医生的表现优于美元。其次,我认为这还不是一个相对稳定的回报。我想以相对合适的速度退出。作为美元母公司基金的投资者,我们既有市场,也有好的基金来关注政府采购。

谈到中国的资本提供者,无论你是个人还是组织,你都应该考虑资产的全球配置。如何全局配置它?母公司基金团队存在于中国的原因是全球投资者不了解中国或亚洲,尤其是中国。作为中国的机构投资者,他也会意识到自己不了解美国和欧洲,所以他也会考虑利用当地组织和团队来帮助他分配资产。无论是国家主权基金、保险公司、私营企业还是国有企业,都有一些最好的财富管理机构来帮助投资者进行全球资产配置,而这仅仅是个开始。

我想很多人都在参与人民币母基金的大潮,所以我们暂时不会参与战场。也许当每个人都进来的时候我们会帮忙。

郭益阳:补充几句关于中国公司和中国投资者走向全球的话。虽然全球化的趋势是显而易见的,但作为投资者,你应该对全球生产要素的变化和趋势以及比较优势的变化有一个全球化的视角。

对于中国人来说,海外投资,如果不是外管的一些限制,事实上,我认为这是过去两年的一个很大的趋势。就并购数量而言,去年中国已经排在第一位,而且已经超过了美国。这个方向的需求非常大。个人和组织对中国的海外配置都有这样的需求,因为中国整个经济仍然存在一定的波动性。这种全球资产配置可以很好地抵消波动性。

李乐毅:至于刚才提到的资产配置,LP也会从宏观的角度来看问题。我们希望我们选择的全科医生在未来十年里会有机会涉足他投资的一些行业。

另一方面,我们与许多全科医生讨论了很长时间,他们仍然认为美元非常有价值。主要原因是美元液化石油气相对制度化。我们认为事情是长期的,可以提供许多建议。因为我们已经经历了30多年的投资,从资产配置来看,如何管理一只基金和如何管理一只基金跟你投资是两码事,不仅要找到一个好的企业来投资,而且从一只基金的0到10年时间里,就能把钱还回来,这是一件相对困难的事情。正因如此,美元液化石油气是一项全球投资,并在美国和欧洲投资了大量液化石油气。因此,从长远来看,美元液化石油气也很有价值,我们希望与人民币合作。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