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他55岁还在打工,如今每年赚下一个半华为两个腾讯

一个56岁的男人,下一步该担心什么?

继续把你目前的工作做好到底?准备退休并在退休前获利吗?还知道命运,接下来还能谈什么?

1987年,56岁的张忠谋给出了重新开始、开始新事业和设定伟大目标的答案:“当我创办一家半导体公司时,我当然希望它能长期繁荣。世界一流的公路只有一条。”因此,今天世界上最大的半导体制造铸造公司 TSMC诞生了。

在此之前,德克萨斯仪器公司的第三号人物张忠谋已经统治半导体世界将近十年。当他54岁到达台湾时,他还成为了工业研究所的所长,领导着台湾科学研究的全面进步。

这个基础让他有了继续在半导体行业追求世界级的远见、信心和能力。然而,没有一句话叫做“当你离开讲台时,你以为你是谁”?没有一个世界级的平台,从零开始建设一个最有头脑、最烧钱的世界级半导体产业,张忠谋并不比上青天难。

但是张忠谋很快变成了33,354。他的成功来自于他在半导体行业多年战争后的观察和思考能力。最重要的是:他的判断和想象力能够改变现状,预测未来。

当时,世界各地都可以看到的半导体公司采取了一次过的方法进行芯片设计和制造,即自上而下的垂直集成,什么都做。德州仪器和英特尔是典型的例子。

半导体设计需要强大的智力支持,制造需要强大的财务支持,制造工厂的建设成本往往高达数十亿美元。这种一脚踢的模式已经把半导体变成了一个高门槛、智力和资本密集的行业,一直被巨人垄断,一般行业几乎无法进入。

即使一些胆大妄为的人偶尔出现在“几乎”,从低资本要求的设计开始,并试图从寡头那里获得份额,他们也负担不起建造工厂的费用,只能租用大公司的生产能力。因此,他们仍然生活在一种不安的状态中,他们不必从一顿饭到另一顿饭。谈论长期规划甚至更加困难:大公司在不忙的时候租,在忙的时候不租,他们经常偷或复制自己的设计。

如果有一家半导体工厂能够保护我们的商业秘密,不与我们争夺创意和业务,而只是帮助我们专注于制造,那么33,354家挣扎着生存的芯片设计公司就是这么想的。张忠谋也这么认为。不同的是,他决定成为专门从事制造业的人。

这么大的投资,只有制造业,谁能给你这么大而稳定的订单?这在当时是一个疯狂的想法,但张忠谋坚信这将成为现实,并得到投资者的支持。他总结说,半导体的设计和制造肯定会导致行业的精细化和分工,因为好处是显而易见的:从事设计的人可以更多地关注设计,从事制造的人可以更多地关注制造,从而共同促进更高、更快和更繁荣的行业。如果行业繁荣,订单不是问题。问题是,你能拿到这些清单吗?

10多年来一直是世界半导体领导者的张忠谋,当然有这种信心,他相信自己擅长制造,肯定会比那些涉足半导体行业的大公司做得更好。他做到了,并决定成为世界上第一个。

有些人可能会问为什么他不是设计而是制造出来的。我认为与设计相比,制造市场更大,技术难度更大,竞争门槛更高。一个已经习惯于做最艰苦、最大和最高的工作的人会从更大、更难、门槛更高并且擅长的事情开始。

2

即使它曾经辉煌过,真正重新开始,张忠谋仍然经历了一个相当低潮。首先,很难找到人才,尤其是很难找到。

要做世界级的事情,自然需要世界级的人。当时台湾没有这样的人,所以他去了国际社会。当时,半导体圈并不大,那些能力出众的人要么是他以前的对手,要么是他以前的下属

当时的订单不好。台湾是一片荒地,必须回归美国。一些专业设计公司很高兴,但它们不够大,不足以满足TSMC的生产能力。然后试着说服那些既从事设计又从事制造的大公司给我们一些制造订单。更难。

这些人对张忠谋发明的合同制造模式毫不在意。“让我给你我的生意。你是来取笑我的吗?”此外,他们对张忠谋也有不好的感觉,反而喂你,打我。你在侮辱我的智商吗?最后一个更可怕。当时,半导体市场也不景气。即使这些大公司相信他的模式,他们也是“地主没有多余的粮食”

将近一年来,TSMC一直派人去美国抢名单。每次他们向张忠谋汇报,他们都说“我方向正确”,然后说“但是”。在重复“但是”之后,张忠谋也“抓到了鸡”。然而,只要他去了办公室,他的信念就扩大了,用“坚持”代替了“但是”。

仅仅持续了一年,张忠谋的第一次胜利是,这是一次伟大的胜利。

1988年,张忠谋和戴克通过个人友谊,诱使一位老朋友或老对手格罗夫(他刚刚就任英特尔总裁,)到台湾访问TSMC。

新任命的格罗夫正在切断存储业务,向计算机处理器(CPU)业务转型,并设定了一个宏伟的目标:打造一个强大的CPU,创造并引领消费者对计算机的需求,然后从计算机制造商的配件制造商成为计算机行业的主人。

张忠谋确信格罗夫如果想转变,他会专注于研究和设计。他试图说服他:老兄,你应该给我们一些制造业务,以便为中央处理器释放更多的能量。此外,他表现出极大的忠诚和决心:我们的工厂是你自己的,一样甚至更好。

格罗夫知道张忠谋看穿了他,同意了他。随后,英特尔认证了TSMC的制造商。然后TSMC通过了认证,并得到了英特尔的订单。

从古至今,“与巨款同在”不仅是个人改变命运的捷径,也是集体取得更快成功的捷径。在英特尔世界通行证的帮助下,TSMC开始了快速发展。1994年,张忠谋辞去了他同时担任的工业研究所所长的职务,投身于这项事业。从那以后,TSMC继续成为台湾最赚钱的公司,并且一直保持至今。

到2015年,TSMC已经拥有和管理了900多万块12英寸晶圆。当年,该公司实现净利润604亿元,利润规模是华为的1.6倍,是腾讯的2倍多。它继续是世界上最大、利润最丰厚的半导体制造公司和中国科技公司,并继续占据台湾最大上市公司的地位,市值约1万亿元人民币。

3

TSMC的成功首先是通过选择正确的道路实现的。

当任何一个行业达到一定的水平时,都会有一个持续的分工和精细化的过程,并会培养出新的行业领导者。张忠谋不仅深谋远虑地抓住了半导体产业分工的机会,而且亲自创造了这个机会。

在TSMC原始设备制造商的支持下,越来越多无法制造的半导体设计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依靠原始设备制造商的支持,TSMC一直在大踏步地推动整个行业向前发展,也使TSMC和他们双赢。

微处理器制造商AMD就是一个例子。AMD没有足够的生产能力。如果它成功了,它肯定无法与英特尔竞争。然而,它专注于研发和设计,并利用TSMC来弥补制造业的不足。迄今为止,它一直在与英特尔作战。不仅AMD,高通和苹果也受益于张忠谋的原始设备制造商模式,使他们能够专注于研发和设计,并迅速成长。

著名管理教授迈克尔?波特还称赞张忠谋没有成立企业,而是创建并实现了两个行业:专业半导体制造和合同制造行业以及专业半导体设计行业。

对台湾来说,TSMC已经把它从一个半导体荒原变成了一个全球半导体发电站。台湾电信

张忠谋从一开始就以世界最高的技术水平运营TSMC。当时,英特尔在认证过程中一口气提出了200多个棘手的问题。TSMC夜以继日地努力解决难题,这也是名单最终确定的原因。2015年,TSMC的研发成本高达20亿美元,相当于其营业收入的7.8%。如此大的投资只用于制造技术,其实力是可以想象的。

但是只有当有人给你一份清单时,合同制造才是生意,所以你的技术主要是跟随客户。跟着,你可能会落后得更远。TSMC成功后,许多人也开始了制造原始设备制造商的想法,甚至希望取代它。综上所述,这些因素一度让TSMC处于被动地位。

如何采取主动?张忠谋给出了四种方法:锁定客户、坚守岗位、设置障碍和永远创新。而核心突破也被他锁定在技术创新上,也是你给的,我没有给,我直接给了人才卡这样玩。

张忠谋的玩法是,在顾客迎接我、需要我之前,我会先根据自己对行业趋势的预测,制定出更先进的制造工艺和技术,然后用这种“更先进”让你自愿选择我,从而建立质量、技术和成本的整体竞争力,这些竞争力逐渐优于一家大型半导体工厂。

也有这种全面的领导能力,TSMC将继续保持领先地位,对贴牌生产模式更有信心。这也是张忠谋迄今只从事合同制造的原因。他预测全球半导体制造业未来将走合同制造之路,他的战略是为这一天而战。

一直密切关注甚至引领半导体行业的技术变革,不仅让TSMC不断成功,也让TSMC推动行业向前发展。近年来,移动智能浪潮是半导体行业的核心增长极,TSMC是重要的推动者。引领智能手机芯片设计的东西半球两大巨头高通和联发科技在TSMC的生产中迅速崛起。

在过去的两年里,TSMC还提出了“夜莺计划”(Nightingale Plan),在三班制、连续轮换和24小时不间断生产的基础上进行研发。这让一些员工甚至旁观者都无法忍受,但80多岁的张忠谋并不想变得软弱。此外,他不仅要求三班制,而且要求所有班制都能达到最高效率。

他说工作的产出来自“投入”乘以“效率”,效率是关键。“当一个人工作50小时,你比他多工作20%到60小时,但他的效率比你高30%,结果还是比你好。”由于这种勤奋和效率,TSMC将享受苹果7甚至苹果8的独家订单。

昂首挺胸,勇往直前,追求完美,用铁拳坚强,不放弃地坚持目标。这也是张忠谋一贯的风格。

他不会让他的下属对进步视而不见,当你咬牙坚持时,他也不会同情你。哦,太难了,算了,慢慢来。在TSMC,许多人与张忠谋举行会议。当他们进门时,他们必须深吸一口气,大吃一惊。有些人甚至把药带到战斗中。他认为错误的报告会直接把你打倒在地。

愿意分享金钱和利润是张忠谋如此强硬的原因,一些人尽力与他合作。早年,他赢得了董事会,每年分配20%的利润作为员工奖金。2013年,他还废除了以股票形式分配股息的规定,代之以100%现金。除了常规奖励之外,张忠谋还采取特别措施,在每一场重要战役中奖励永福,比如上面提到的“夜莺计划”(Nightingale Plan)。所有加入该计划的员工都将获得基本工资加30%和奖金加50%。

有人问他,你如何留住人?他说这只是为了善待员工。

12阅读下一页的全文

[本文由合作媒体的授权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本文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作者的立场